沂蒙网_魅力沂蒙
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 魅力沂蒙 >>健康 >>正文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时间:2021/3/22 0:23:00 来源:
我们这一代人因为赶上网络的蓬勃发展,而让家长们的传统教育模式出现偏差,于是网瘾少年这个词频繁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然后出现了一大批网戒中心。摧残着青少年的身心。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
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多年的杨永信又回来了。因为一篇自媒体报道《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他又迅速获得了公众的注意。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七年前,媒体揭露山东省临沂市第四医院网瘾戒治中心主任杨永信限制“网瘾青少年”人身自由,用“电休克疗法”对青少年进行电击等身心虐待行为。当时卫生部以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为由,紧急叫停各地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的临床应用。
杨永信所创的网瘾戒断疗法是通过电击来强制让青少年戒断网瘾,由于该疗法的毫无科学根据、极其荒谬的自创理论,受到网民们的一致声讨;该疗法曾有电死人的传闻,想必很多网友依稀记得几年前的杨永信电死人事件报道。那么杨永信现在怎么样了?根据小编收集的消息,杨永信依然在进行着他的电击网瘾戒断疗法,只是稍微收敛了一些而已,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然而七年过去了,人们发现杨永信用电击治疗“网瘾”的行为还在继续,全国类似的网瘾戒治中心依然在招生,依然在用“限制自由”“体罚”的方式来驯服“网瘾少年”。外界流传杨永信的电击治疗电死人,而杨永信至今逍遥法外是怎么回事?杨永信电死人没判刑是真的吗?杨永信电死人事件始末回顾。
08年的时候,杨永信以网瘾少年们的救世主的姿态,突然出现在公众面前。
先是在当地人口中传开,然后上了央视《战网魔》纪录片,最后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那时候有关网戒中心有这样一段视频资料,展现了杨永信近乎神迹的戒网瘾效果:
网戒中心里有一间13号治疗室,任何少年少女,无论之前多么不听话,怎样顶撞父母,怎样大声反抗。只要进了那个房间,40分钟后出来就会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百依百顺,声音轻的像蚊子哼,有的甚至当场向父母跪下认错。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杨永信事件始末全过程
7年前,题为《一个网戒中心的生态系统》的调查报道在《中国青年报》发表。这组报道揭露了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网戒中心”限制青少年人身自由,对其进行电击等身心虐待的恶行。这家“网戒中心”的创办者是精神科医师杨永信,是此前广受赞誉的“戒网瘾专家”。
7年过去了,杨永信居然仍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开办着他的“网戒中心”。那些被怀疑有“网瘾”的孩子们,也在被一批又一批地送进这个恐怖的地方,接受着以限制自由和“电击”为主要手段的“治疗”。(《南方都市报》8月16日)
所有对“网戒中心”的恶行不满的人,对这种局面又疑惑,又愤怒,并且自然而然地开展了对杨永信的新一轮“讨伐”。然而,这种把矛头一致对准杨永信本人的做法,只看到了杨永信一个人的责任,而忽略了其他问题。比如,整个社会的教育观念和家长作风。家长们对杨永信提供的“服务”需求,才是让“网戒中心”长盛不衰的真正原因。
普通人再怎么讨厌他、憎恨他,杨永信都可以无所谓。他真正需要关注的,只有“目标客户”“网瘾青少年”父母的需求。早在“网戒中心”第一次被曝光时,就有人发现,尽管大多数人都在谴责杨永信,却有一小批人一直在网上维护“杨叔”(网戒中心里对杨永信的尊称)的声誉,这些人就是那些送孩子进“网戒中心”的家长。
在他们眼中,“杨叔”和他的“网戒中心”不仅没有做坏事,还是他们的大恩人。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从“网戒中心”出来之后,听话了、孝顺了、老实了,十分符合他们的心意,因此坚决支持“杨叔”。这些“忠实用户”让杨永信没了后顾之忧,继续从事他的“电击治网瘾”事业。对那些在“网戒中心”里受折磨的青少年们来说,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他们所遭受的迫害,并非杨永信一人所为,而是他们的父母和“网戒中心”的“合谋”。
没错,很多从“网戒中心”走出来的青少年,确实变听话,变孝顺,变老实了。然而,这种变化是以他们的身心被摧残为代价的。孩子因为畏惧痛苦而变得“听话”,而在“网戒中心”噩梦一般的生活,也自然会让他们在回家后更加“孝顺”“老实”,以免再次被投入这个不是监狱胜似监狱的地方。这样的“听话”“孝顺”“老实”,显然不是什么优秀的精神品质,而是一种被逼出来的心理病变,很有可能在青少年的心里埋下更深的精神隐患。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但是,那些不懂教育、不懂青少年心理的家长并不清楚这些,他们一味希望孩子听自己的话,希望孩子顺从、乖巧、给自己省心。他们把对孩子的爱变成了单方面操纵,带着“为了孩子好”的自负心态,做出各种不考虑孩子实际需求和心理状态的事情,有时过于溺爱,有时又过于严苛。此前的调查报道就显示,许多“网戒中心”里的“网瘾青少年”,就是因为家长的溺爱才沉迷于网络游戏,而又因为家长的严苛而被送进这个人间地狱。
这种不成熟的教育观念和家长作风,恐怕不是个别现象。真正懂教育、懂青少年心理的父母凤毛麟角,而学校和社会也比较疏于对家长教子能力的培养,认为“别人家事无需干预”。这样的社会现状,为杨永信们的“生意”提供了完美的市场。就算今天“打倒”了一个杨永信,只要这种家长心态不发生改变,市场对杨永信们的需求就不会改变,未来依然会有其他人出来做类似的事情。
关注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不是要对他个人进行“审判”,而是为了拯救那些不懂教育的家长和孩子们,让他们免于被家长随意摆布,免于被送进不人道的“治疗机构”。要实现这个目的,要从改变社会的教育观念和家长作风做起,称职、理性的家长才是青少年最好的安全防线。
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一位毁誉参半的医者,一项颇具争议的疗法,一个吸金无数的产业,一群接受电击治疗的“网瘾”少年……近日,一条名为《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朋友圈文章让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再次走进公众视线。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2006年初,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心理精神科医生杨永信成立中国杨永信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其对外宣称自己探索出了一套“心理+药物+物理+工娱”相结合的网瘾戒治模式。所谓的物理治疗即“电击治疗”,即在“网瘾”少年的太阳穴或手指上接通电极,他声称以电刺激引发孩子对网络产生厌恶感。
经媒体曝光后,“电击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引来广泛质疑。2009年7月,卫生部以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为由,紧急叫停各地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的临床应用。
时隔7年,电击治疗网瘾的创始人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在当地依旧炙手可热。7年中,接受过杨式电击疗法的少年称,改良后的电击疗法“换汤不换药”,关在13号室内被电的痛苦令他们终身难忘,甚至多年后回想仍然手心冷汗直冒,“那种疼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
7年过去,医学界对网瘾是否为精神病的争论仍迟迟没有定论,种类繁多的网瘾治疗机构却在各地悄然兴起。
电击:被7人摁住银针穿虎口通电后浑身痛到不能说话
22岁的白雪至今忘不了2015年11月跟随父母来到临沂四院网戒中心那日,她被带进2楼13号诊室后所发生的一切。
“当时杨永信只是简单问了我几句话,就示意我去13号房(接受电击)。”白雪的爸妈被要求止步,跟随白雪一起进房是其他7名学员。
据多名学员回忆,13号房的构造极为隐蔽,推开最外面的白色木门,进入内室,里面还有一道防盗门。内室里的陈列不多,只摆放着一张病床、一个氧气瓶、两把座椅和几个部分被胶布缠住的“治疗仪器”。进屋后,白雪被要求坐在椅子上,身边的7个人中有6个两两分组,分别摁住她的四肢和双肩,另有1人从背后将她抱住。
随后,白雪接受了第一次电击治疗。她回忆,给她电击的是杨永信助手王祥瑞,“他拿银针从我右手虎口处穿过,接着再从治疗仪上接出8根电线,用钳子固定在银针的两端。”
通电的瞬间,剧烈的疼痛辐散全身,“感觉手都不是自己的了,又麻又疼”,从背后抱住白雪的学员迅速用纸巾捂住她的嘴巴。挣扎无用,迷糊中的白雪听到王医师在一边问话:“感觉怎么样?”痛到不能说话,白雪只能蹦出几个“疼”字。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白雪记忆里,这一次电击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她走出13号室的时候,两条腿抖动得几乎无法站立。她走向站在远处的母亲,央求其带她离开。
这一举动被王祥瑞看到。白雪立刻被带回13号室,进行了持续近15分钟的电击。完事后,王祥瑞问白雪:“还想走吗?”惶恐到极点的白雪只能摇头。“这里所有的人都得呆满4个半月才能出去。”害怕再次遭受电击,走出13号室后,白雪没敢再向母亲提要走的事。
“看孩子们歌声嘹亮、朝气蓬勃的,我当时就觉得很好,感觉到那儿真的就像是找到救星了。但我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治疗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学员家长向南都记者透露,她对孩子接受电击疗法毫不知情。她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是经由朋友介绍找到网戒中心,进来后才听其他家长说起有“电击疗法”。当时,杨永信在课上向家长们描述的“电击”只是被蚊子蜜蜂轻蜇一下的感觉。
而据白雪描述,学员们接受电击治疗往往是在家长们外出买饭的午间操时段。上述学员家长对南都记者说,那些孩子每天都表现得非常淡定,看不出有何异样,“后来我才感觉出来,人为了保护自己,内心有多么痛苦,但是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因为不敢。”
制度:戒律森严不容违抗鼓励学员相互举报
2010年入院的夏力比白雪稍许幸运,抵达首日,他未遭受电击,而是先被带去观摩了一节点评课。
点评课,就是点评学员在网戒中心的表现,这也是杨永信为学员开展心理治疗的时间。夏力说,他走进教室时,看到逾百名学员和家长分坐在教室的两头,面对面,作为主讲人的杨永信坐在中间。
课堂上,杨永信向学员和家长汇报近期各个孩子身上的问题,被点名者要当着全班同学和全体家长的面发言表态乃至认错道歉。
每至提问环节,学员们高举的胳膊让夏力感到惊奇,“每个人都举起了整条胳膊且同时齐刷刷地举过头顶。”直到进入网戒中心后,夏力才明白,这是杨永信为学员定制的无数成文规定之一。如果冒险违反,会带来额外的电击。
杨永信电死过人吗?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

公开资料显示,杨永信网戒所里制定了约86条不能触碰的“戒律”,包括“7:30~17:30在小室挂衣服”、“点评课堂内私自调座位”、“忽悠家长想回家”、“吃巧克力”、“空腹吃药”、“盟友未经许可坐杨叔椅子”和“上厕所锁门”等,抽象须裁决的如“严重心态问题”、“执行力不足”、“挑战杨叔模式”和“在点评课上带有不接受情绪”等。
从网戒中心出来的学员们称,由学员家长成立的“家委会”和“班委会”负责监督学员,一旦“表现不好”,就会被“加圈”或者“点现钱”(点现钱,指直接实施电击治疗)。“加圈”是指在盟友名字后画一个圈,累计一定圈数就要接受一次电击,学员接受电击的起始圈数根据在中心所呆时长依次递减,这意味着刚入学的学员更容易遭受电击。
曾经在网戒中心接受治疗并担任班委的王欣向南都记者透露,网戒中心内部还鼓励相互举报,举报他人的利好是可以给自己减圈。
在白雪的记忆里,每天的点评课结束前,杨永信都会宣布当日需要被“点现钱”的学员名单,“没有一天是没有人挨电的。”无处不在的监视让夏力感到恐惧,在网戒所的夜晚她很少能睡踏实。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